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真相

原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与办案人员谈话记录

时间:2017-12-11 12:35:53  来源:信阳事件专案组  作者:佚名 发布者:wmx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原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与办案人员谈话记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1966.11.23)
 
  问:"吴书记,你跟着毛主席、共产党干了一辈子革命,红卫兵为什么说你反对毛主席,喊着要
 
打倒你呢?" 
  吴:"我不反对毛主席。毛主席说过,吴芝圃是个好同志,只是爱讲假话。红卫兵打倒我,可能
 
指的就是爱讲假话吧。" 
  问:"毛主席批评你爱讲假话,怎么回事?" 
  吴:"五八年的大跃进中,河南省的五风刮的厉害,尤其是铺张浪费风。后来,就出现了信阳事
 
件和密县事件,饿死了人,对大跃进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。我是有责任的。毛主席批评我批评的对。
 
可当时我也有苦衷。" 
  问:"苦衷?你当时是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呀?" 
  吴:(摇了摇头)"一九五八年河南和全国一样,夏粮获得了好收成。可是,报纸上却出现了有
 
的省份亩产上千斤、上万斤的报道。记得是七、八月份,刘少奇同我谈了话,大概意思是让我要跟上
 
形势,各项工作不能落后,尤其是中央提出的各项生产指标更不能落后。河北省对各项生产指标落后
 
的单位实行了拆白旗和背黑旗,对先进单位竖红旗的做法很见成效,各项工作都走在了全国的前列,
 
你们河南应该向人家学习学习么。之后,我的头脑开始膨胀了。受刘少奇的引导,便学着别的省份刮
 
起了浮夸风。当时河南的情况你是了解的。" 
  问:"信阳地区饿死了人,是不是信阳地委有问题呢?" 
  吴:"信阳地委是有责任。文敏生省长也应该负责任。但,我应负主要责任。现在回想起来,信
 
阳事件和密县事件主要是由铺张浪费风造成的。五八年的大跃进使得全年粮食获得了大丰收。可是,
 
很多粮食都坏在了地里,造成了极大的浪费。没想到五九年、六零年全国大面积连年遭受特大旱灾,
 
农业严重欠收,仓库里没有粮食,能不饿死人吗?" 
  问:"我五八年曾回到农村,对铺张浪费风亲身做过调查,很多农民当时看着被毁掉的庄稼都掉
 
泪了。现在看来,那时真是做了不少傻事。" 
  吴:"是呀。那时太冲动了,不该听风就是雨。" 
  问:"听风就是雨?怎么回事?" 
  吴:(深深回忆了下)"大概是五八年九月上旬的一天,刘少奇再次和我谈话,他说今年全国夏
 
粮获得了大丰收,白面、大米足够吃上两、三年。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了,应该提高人民的生活,没
 
必要再让老百姓吃杂粮了。如果河南的细粮不充足的话,可以从其他省份调拨么。苏联老大哥吃的是
 
面包加土豆烧牛肉,我们应该向人家学习么。还说他一九二零年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时就喜欢
 
上了吃面包,那时赫鲁晓夫是校长,对他特别偏爱,专门找来做面包的大师教会了他做面包等等。当
 
年,在刘少奇的倡导下,全国各地都学苏联做起了面包。时隔不久,从河北开始,全国均出现了不重
 
视秋粮的现象。受刘少奇谈话的影响,河南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。刘少奇和我的这两次谈话,无形中
 
起到了河南滋生浮夸风和铺张浪费风的作用。" 
  问:"集体食堂、大锅饭失败了。河南有人写了你的大字报。" 
  吴:"这个呀,全国都是刘少奇让搞的,与别人无关。河南省委、省政府是执行者。" 
  问:"……?" 
  吴:"在这次谈话之前,大概是五八年的四、五月份吧,刘少奇和我通过一次电话,他说苏联的
 
集体食堂很值得推广,既省工省时又节约卫生。他已请示了主席,这项工作由他亲自抓,正在向全国
 
布置。并强调河南一定要在全国带个好头。之后,河南便合了大伙,吃起了大锅饭。" 
  "后来,安徽的曾希圣、湖北的谭震林、山西的陶鲁茄,还有江苏、湖南的一些干部在一起碰面
 
时,都说刘少奇也找他们谈过内容相似的话。这些,我都向中央写过书面汇报材料。" 
  问:"你的材料什么时间写的,交给了谁?毛主席看到了吗?" 
  吴:(想了想)"一九五九年初写过一份。据听说……,对,听刘子厚说这份向中央和毛主席反
 
映刘少奇助长五风的信被刘少奇压了起来,毛主席没有看到这份材料。另一份是一九六二年元月一日
 
,中央在河北省定县召开了七千人大会,是在这次会议期间写的。这次会议主要是总结大跃进中的失
 
误和制定出新的政策。大会开了二十多天。以省为单位分组讨论时河南省向中央递交了两份书面材料
 
,一份是以河南省委、省政府写的,另一份是以我个人名义写的,实际上是我向中央作的一份检讨。
 
材料上提到了刘少奇五八年和我的两次谈话,记得材料交给了大会秘书处,糟糕的是,后来又从刘子
 
厚口中得知,这份材料被邓小平扣了起来,他交给了刘少奇。毛主席看到没有就不知道了。" 
  问:"对了,咱们河南有人写你的大字报,说你在七千人大会上私下和刘少奇谈过话,关于大跃
 
进的问题站在刘、邓一边向毛主席和周总理发难,是事实吗?" 
  吴:"不!大字报不完全正确。我没向毛主席、周总理发过难。可以说我吴芝圃一向对毛主席、
 
周总理都是很崇敬的。" 
  问:"……?" 
  吴:"事情是这样的,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确实找我私下谈过话,直接不直接的意思是说当初周
 
总理不应该提倡搞大跃进,周总理提倡搞大跃进是个人表现,想以此压他刘少奇。毛主席更不该支持
 
周总理搞大跃进,把一些超越刘少奇权利的事让周总理去办。刘还说三面红旗提法过激,出了这么多
 
问题。谁提倡搞的大跃进谁应该对问题负责。我们在第一线为他们干了那么多工作,不应该再承担责
 
任挨棍子了。并说五风问题河南是重点省份,要我们河南深挖深究。刘少奇临走时还对我说,他五八
 
年那两次关于大跃进和我的谈话收回,就当没说算了。" 
  "对刘少奇这种说话前后矛盾、说了又否认的态度我都懵了。大会结束时,我向毛主席写了一封
 
反映刘少奇态度的信,交给了胡乔木同志。" 
  问:"刚才你说了,五八年刘少奇找你那两次谈话,你还是以书面材料向中央捅了出来,当时刘
 
少奇对你这种行为就没有什么反映吗?" 
  吴:"刘少奇并没有什么反映。不过,之后邓小平找我谈了话。" 
  问:"邓小平找你?什么意思?" 
  吴:"邓小平说刘主席(刘少奇)是毛主席的接班人,毛主席年龄大了,身体又不好,刘主席很
 
快要主持全党全国的各项工作,河南要全力配合好刘主席的工作。中央今后正需要人才,你吴芝圃尽
 
力争取么。邓小平找我谈过话后,我就意思到是刘少奇变着说法向我敲警钟,只不过他没有出面罢了
 
。" 
  问:"当时你为什么信了刘少奇的话,使河南的工作受到那么大的影响呢?" 
  吴:"这话就不对了。刘少奇当时是政治局常委,后来又升为中央第一副主席、国家主席,下级
 
有啥理由不服从上级的?谁知道他当时是别有用心呢?还有,王任重在一次谈话中向我透露过,刘少
 
奇正式成了党中央主席后,准备让邓小平当国务院总理哩。当时谁都知道王任重同刘少奇接触的多,
 
我相信他的话是真的。" 
  问:"看来刘少奇、邓小平早已组成了资产阶级黑司令部不是子虚乌有哇?" 
  吴:"现在回想起来是这样。我再补充一句,刘子厚还向我说过,关于河北率先虚报粮食产量,
 
拔白旗插黑旗的做法是刘少奇鼓励他们那样做的,并多次让他们向外省介绍经验。河南就是吃了这方
 
面的大亏。我个人认为,刘少奇、邓小平对大跃进中的瞎指挥风、浮夸风和铺张浪费风是应该负有不
 
可推卸的责任,因为当时他们二人在第一线工作,很多事情都是他们布置的。" 
  问:"现在红卫兵喊着要打倒你,连你老家的人也不理解你,接受得了吗?" 
  吴:"毛主席不是说了么,吴芝圃是个好同志,有这句话就足够了。哈哈哈……。"
 
究竟谁是奸佞?------吴芝圃
  2013-07-27 | 
  原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与办案人员谈话记录(摘要) 问:"吴书记,你跟着毛主席、共产党干了一
 
辈子革命,红卫兵为什么说你反对毛主席,喊着要打倒你呢?"
 
  吴:"我不反对毛主席。毛主席说过,吴芝圃是个好同志,只是爱讲假话。红卫兵打倒我,可能
 
指的就是爱讲假话吧。"
 
  问:"毛主席批评你爱讲假话,怎么回事?"
 
  吴:"五八年的大跃进中,河南省的五风刮的厉害,尤其是铺张浪费风。后来,就出现了信阳事
 
件和密县事件,饿死了人,对大跃进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。我是有责任的。毛主席批评我批评的对。
 
可当时我也有苦衷。"
 
  问:"苦衷?你当时是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呀?"
 
  吴:(摇了摇头)"一九五八年河南和全国一样,夏粮获得了好收成。可是,报纸上却出现了有
 
的省份亩产上千斤、上万斤的报道。记得是七、八月份,刘少奇同我谈了话,大概意思是让我要跟上
 
形势,各项工作不能落后,尤其是中央提出的各项生产指标更不能落后。河北省对各项生产指标落后
 
的单位实行了拆白旗和背黑旗,对先进单位竖红旗的做法很见成效,各项工作都走在了全国的前列,
 
你们河南应该向人家学习学习么。之后,我的头脑开始膨胀了。受刘少奇的引导,便学着别的省份刮
 
起了浮夸风。当时河南的情况你是了解的。"
 
  问:"信阳地区饿死了人,是不是信阳地委有问题呢?"
 
  吴:"信阳地委是有责任。文敏生省长也应该负责任。但,我应负主要责任。现在回想起来,信
 
阳事件和密县事件主要是由铺张浪费风造成的。五八年的大跃进使得全年粮食获得了大丰收。可是,
 
很多粮食都坏在了地里,造成了极大的浪费。没想到五九年、六零年全国大面积连年遭受特大旱灾,
 
农业严重欠收,仓库里没有粮食,能不饿死人吗?"
 
  问:"我五八年曾回到农村,对铺张浪费风亲身做过调查,很多农民当时看着被毁掉的庄稼都掉
 
泪了。现在看来,那时真是做了不少傻事。"
 
  吴:"是呀。那时太冲动了,不该听风就是雨。"
 
  问:"听风就是雨?怎么回事?"
 
  吴:(深深回忆了下)"大概是五八年九月上旬的一天,刘少奇再次和我谈话,他说今年全国夏
 
粮获得了大丰收,白面、大米足够吃上两、三年。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了,应该提高人民的生活,没
 
必要再让老百姓吃杂粮了。如果河南的细粮不充足的话,可以从其他省份调拨么。苏联老大哥吃的是
 
面包加土豆烧牛肉,我们应该向人家学习么。还说他一九二零年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时就喜欢
 
上了吃面包,那时赫鲁晓夫是校长,对他特别偏爱,专门找来做面包的大师教会了他做面包等等。当
 
年,在的刘少奇倡导下,全国各地都学苏联做起了面包。时隔不久,从河北开始,全国均出现了不重
 
视秋粮的现象。受刘少奇谈话的影响,河南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。刘少奇和我的这两次谈话,无形中
 
起到了河南滋生浮夸风和铺张浪费风的作用。"
 
  问:"集体食堂、大锅饭失败了。河南有人写了你的大字报。"
 
  吴:"这个呀,全国都是刘少奇让搞的,与别人无关。河南省委、省政府是执行者。"
 
  问:"……?"
 
  吴:"在这次谈话之前,大概是五八年的四、五月份吧,刘少奇和我通过一次电话,他说苏联的
 
集体食堂很值得推广,既省工省时又节约卫生。他已请示了主席,这项工作由他亲自抓,正在向全国
 
布置。并强调河南一定要在全国带个好头。之后,河南便合了大伙,吃起了大锅饭。"
 
  "后来,安徽的曾希圣、湖北的谭震林、山西的陶鲁茄,还有江苏、湖南的一些干部在一起碰面
 
时,也都说刘少奇找他们谈过内容相似的话。这些,我都向中央写过书面汇报材料。"
 
  问:"你的材料什么时间写的,交给了谁?毛主席看到了吗?"
 
  吴:(想了想)"一九五九年初写过一份。据听说……,对,听刘子厚说这份向中央和毛主席反
 
映助刘少奇长五风的信被刘少奇压了起来,毛主席没有看到这份材料。另一份是一九六二年元月一日
 
,中央在河北省定县召开了七千人大会,是在这次会议期间写的。这次会议主要是总结大跃进中的失
 
误和制定出新的政策。大会开了二十多天。以省为单位分组讨论时河南省向中央递交了两份书面材料
 
,一份是以河南省委、省政府写的,另一份是以我个人名义写的,实际上是我向中央作的一份检讨。
 
材料上提到了刘少奇五八年和我的两次谈话,记得材料交给了大会秘书处,糟糕的是,后来又从刘子
 
厚口中得知,这份材料被陈云扣了起来,他交给了刘少奇。毛主席看到没有就不知道了。"
 
  问:"对了,咱们河南有人写你的大字报,说你在七千人大会上私下和刘少奇谈过话,关于大跃
 
进的问题站在少奇、小平一边向毛主席和周总理发难,是事实吗?"
 
  吴:"不!大字报不完全正确。我没向毛主席、周总理发过难。可以说我吴芝圃一向对毛主席、
 
周总理都是很崇敬的。"
 
  问:"……?"
 
  吴:"事情是这样的,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确实找我私下谈过话,直接不直接的意思是说当初周
 
总理不应该提倡搞大跃进,周总理提倡搞大跃进是个人表现,想以此压他刘少奇。毛主席更不该支持
 
周总理搞大跃进,把一些超越刘少奇权利的事让周总理去办。刘还说三面红旗提法过激,出了这么多
 
问题。谁提倡搞的大跃进谁应该对问题负责。我们在第一线为他们干了那么多工作,不应该再承担责
 
任挨棍子了。并说五风问题河南是重点省份,要我们河南深挖深究。刘少奇临走时还对我说,他五八
 
年那两次关于大跃进和我的谈话收回,就当没说算了。"
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想干社会主义的——请到“劳动促进会”里来(图文)
想干社会主义的——请
良知:不可触碰的新闻禁区,看完震惊了!
良知:不可触碰的新闻
陆军调整组建13个新的集团军 国防部公开番号
陆军调整组建13个新的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益众东方网首页
快速导航
联系我们
理论新探 经济发展 工农联合 网络学堂 健康课堂 赏心悦目  电话:
焦点热评 历史真相 草野宇下 工作快讯 会员荣誉 东方社区  手机:157 7219 1226
课题合作 会员原创 精品转发 商品信息 最新技术 人员招聘  QQ:745237227
项目发布 政策宣讲 经典案例 工农疾苦 互助交流 帮扶故事  微信:lxm6001
经典理论 社会科学 自然科学 军事科学 健康常识 寻医问诊  邮箱:6xm@163.com
劳动文学 经典艺韵 红歌精粹 影视经典 我行我摄 才艺展示  地址:北京